杨奇函【视频】为什么黄家驹死后二十多年,依然有无数人对他疯狂崇拜?-乐分享

作者:admin  •  分类: 全部文章

杨奇函【视频】为什么黄家驹死后二十多年,依然有无数人对他疯狂崇拜?-乐分享

杨奇函
1993年的6月24日,黄家驹做为特约嘉宾 ,应邀参加日本富士电视台录制娱乐节目的时候,从高台上跌落,被送往医院抢救。一周后,6月30日,黄家驹逝世,年仅31岁。
不少人想起《海阔天空》的那句歌词
“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,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”
Beyond成立于1983年,黄家驹去世时,乐队成立刚好满十周年。这支乐队先后有过一系列人员变化,最后成员固定下来:主唱兼节奏吉他手黄家驹,主音吉他手黄贯中,贝斯手黄家强(也是黄家驹的亲弟弟),鼓手叶世荣。

自1993年黄家驹逝世算起,整整24年过去了,这个时代的人有了比从前更为优渥的物质条件,生活也日新月异;然而,同24年前一样,大家还是一样焦虑,一样惆怅,一样在和自己,和生活作斗争。
世界变了,但归根到底又没变。
我们的物质生活越来越丰富,但就内心世界而言,其实始终和前人大同小异,所以就算再过100年,能打动人的音乐依然能打动人,这就是音乐人的永恒价值。
1993年《海阔天空》马来西亚不插电演唱会版
beyond初创时,是典型的地下乐队,他们的硬摇滚风格难以被大众接受。为了能够打入市场,beyond开始创作一些商业化的音乐,来作为对现实的妥协。这其中的一首代表作,是黄家驹写给母亲的一首歌《真的爱你》。
这首歌表达了黄家驹真实的感情:即使母亲不支持我玩音乐,我也知道那是因为她爱我。
歌曲一推出,清朗上口的曲调立马得到了市场的青睐,beyond的事业逐渐走向了正轨。
后来,有些乐评人批评beyond,说他们为了市场放弃自己的摇滚风格,是对摇滚的背叛。对这个,黄家驹有自己的看法:beyond的目标是让更多人喜欢真正的音乐,那么首先要让观众被beyond吸引,然后他们一步步让歌迷们接受更有深度的音乐。想要吸引观众,必须循序渐进。

1990年,黄家驹独自一人去了巴布亚新几内亚,在那里,他看到了什么是真正的贫穷。熟悉黄家驹的人都知道,他是一个内心怀有大爱的音乐人,所思所想从来就不只局限于自己的一片天地。彼时,看到当地居民的生活,《Amani》的旋律正在他的脑海中形成。第二年的非洲之行后,黄家驹创作了《Amani》,旋律温馨亲和,歌词简单深刻,听来让人倍感温暖。
除此之外,《光辉岁月》《和平与爱》《农民》《大地》等歌曲中,都有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怀。而这种大的格局自然地成为了黄家驹人格魅力的一部分。而这些大格局的作品中,我们丝毫感受不到矫揉造作的情感,正如他所说:所写的东西要想感动别人,必先感动自己。
黄家驹还抨击了一些明星。

《长城》是beyond作品中艺术成就很高的一首曲子,歌词也写的很有深度。1988年,beyond作为第一支香港乐队来北京演出,期间,他们去长城参观,这也成为了他创作《长城》的一个重要原因。那个时候,黄家驹正是二十多岁,青春的朝气与活力和他音乐路上的艰辛历程奇妙地融合在了一起,形成了他极具韧性的乐观个性。
beyond的音乐极具辨识度,这既是因为黄家驹独特的嗓音,也有beyond音乐主题的缘故。
beyond的歌曲,最重要的主题是理想。一个人,无论被社会打磨成什么样子,内心深处永远埋着一颗关于理想的种子。而种种因素结合在一起,使得beyond的音乐成为了无数人寻找共鸣,获得力量的一个途径。
一首《再见理想》《午夜怨曲》将beyond在地下乐队时期的无奈苦楚表达的淋漓尽致,虽沉郁却并非满腹牢骚,虽失落却又始终藏有希望。
《谁伴我闯荡》,唱尽了年轻人对未来的迷茫与惆怅。
《可否冲破》,诉说了冲破障碍,战胜一切的决心。
生活中,“一身侠气,仗剑天涯”总是让人心生向往,在我看来,“侠”从来不是一种行为,而是一种精神。侠气是浪漫者的追求,浪漫不只是小桥流水,花前月下,浪漫是一种气质:向往自由,所持甚大,能被世间的美好事物所感动。关于“侠”,黄家驹用自己的音乐做了诠释。
无惧隔世种满的恩怨
愚昧智慧再次呼风雨
残酷挂上血染的悲壮
灵欲战胜空虚的深渊
——《狂人山庄》
与当时的香港乐坛格格不入的是,黄家驹很少写情歌,他不是那种甘心沉溺于感情的人,他的目光并不局限在这个主题上。但是如同凡人一样,他同样对爱情有刻骨铭心的体会,所以beyond的情歌才既深情又深刻。不得不说,在情歌大多粗制滥造,歌手尽是无病呻吟的市场上,beyond的情歌独树一帜。
这其中,既有诉说对前女友思恋之情的《喜欢你》,还有寓意深刻的《情人》
一句“多少春秋风雨改,多少崎岖不变爱”成为多少恋人相守的承诺。
是缘是情是童真 还是意外有泪有罪有付出 还有忍耐是人是墙是寒冬 藏在眼内有日有夜有幻想 无法等待多少春秋风雨改多少崎岖不变爱多少唏嘘的你在人海
还有表达对理想爱情的期待的《相依的心》,描写对爱求之不得的痛苦的《无尽空虚》,这些歌曲都很细腻地抓住了人的情感,再加上beyond高超的编曲技巧,最终造就了一首又一首金曲。
黄家驹不是科班出身的音乐人,并没有接受过系统的音乐训练。但正因如此,beyond的音乐灵气十足,匠气反倒淡化了很多。当香港的音乐人纷纷翻唱日本歌曲时,黄家驹依然坚持原创,“我行我素”,当香港的音乐人止步于眼前的一点利益时,黄家驹梦想着带领 beyond冲出亚洲,成为世界级的乐队,但造化弄人,他还有太多的理想未曾实现,就已经离开了人世。让人稍感欣慰的是,他的离去刹住了香港乐坛翻唱的风气,原创音乐开始抬头。
诚如他所说
在最光辉灿烂的时候把生命一下子玩到尽头,就是永恒。
今年,别了家驹24载。

(内容来源于网络)

Tagged:

浏览 (3)  •  2019-03-16  • 

读者墙

关于博主

联系博主